• 1
  • 2
  • 3
  • 4
新标杆电价仍然偏高 分布式光伏电价为啥难降
2017-8-21
来源:经济导报
点击数: 345          作者:初磊
  • “5月至6月,供不应求,客户不停催货;7月开始,新上的项目,标杆电价下降了0.13元/千瓦时,现在为0.85元/千瓦时,客户担心回本时间拉长了。”提及分布式光伏,19日,青岛一家新能源公司的王姓项目经理抱怨说。这是我国分布式光伏行业正在发生微妙变化的一个缩影——装机增长明显,下调后的新标杆电价仍明显高于国内煤电、核电、水电的价格。

    度电成本下降是“十三五”期间光伏业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什么导致了光伏发电价格居高不下?土地、设备等难降的投资成本之下,分布式光伏投资商如何权衡收益与投资?

    屋顶租金越来越高

    国家能源局数据统计,上半年光伏电站新增装机1700万千瓦左右,分布式光伏新增700万千瓦,为2016年同期新增规模的近3倍,居民分布式户用装机数量是去年同期的7倍;另一方面,下调后的新标杆电价仍偏高。晶科能源今年5月中标的阿布扎比1177兆瓦Sweihan光伏独立发电项目电价已低至2.42美分/千瓦时(折合人民币0.167元/千瓦时)。据悉,3-4美分/千瓦时的光伏电价在中东、南美等许多国家和地区很常见,那么,我国本土光伏电价为何居高不下?

    “分布式光伏的屋顶租金越来越高,从业以来,亲身经历了每平方米每年2-3元到如今的每平方米7-8元,甚至是10元。”19日上午,一大型新能源公司山东市场项目部颜姓经理(下称“颜先生”)透露,这也折射出分布式光伏逐渐攀升的成本。

    采访中经济导报记者获悉,土地性质的确认也是导致分布式光伏价格高企的原因之一。18亿亩耕地红线之下,光伏电站多选择在一般农用地、荒山林地上建设,“国土部门和林业部门,对于土地的定性会有差异,”一位受访的分布式光伏投资商分析说,国家层面鼓励“林光互补”,但林地植被恢复费现在已经从每平方米2元上涨到3元,灌木林从每平方米3元提升至不低于6元。安置补偿、征地补偿、地面附着物补偿等费用叠加,土地成本有增无减。一个20兆瓦的农业光伏项目,土地经流转或者转变性质变为建设用地后,新增的成本至少要2000万元以上。

    “同样面积的一块地,地面光伏电站和农光互补电站(温室大棚或者无棚喜阴作物等)的模式不同,投入和产出也截然不同。”中建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事业部山东区域总监陈安东,19日上午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举例说,“农光互补模式还要增加金属支架、施工人力、设备等投入,且同样面积下其装机规模只能达到地面光伏装机规模的7-8成。”

    接入电网成本难降

    土地成本之外,接入电网的费用,也是成本中的“大块头”。颜先生坦承,大型集中式电站,可以摊薄电网接入的成本,但在小型特别是分布式电站上,接入电网的投资很难“稀释”。

    据悉,分布式电站一般是6兆瓦以下,接入电网需要一个10千伏的升压站,就近接入电网的费用在400万元左右,若不能就近接入,整体投资会增加100万元到200万元。基于此,光伏投资商和建设方,一般有一套严控成本的核算体系,根据每个地区的装机容量不同,设定外线接入的距离等限制“门槛”。

    “价格要控制在每瓦0.2元到0.3元之间,若每瓦超过1元,这单业务就入不敷出,划不来了。”颜先生分析说。“接入电网的投资,一公里高达50万到60万元。国外很多光伏电站项目,接入由当地政府负责,但在国内,要靠光伏企业自己去完成。”知情者对经济导报记者透露。另一方面,出于技术标准方面的考量,企业即使愿意承担接入电网的费用,也未必会得到电网公司的同意。

    丢不掉补贴“拐杖”

    根据我国光伏产业“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装机总量达到150吉瓦,“十三五”时期,每年将新增15吉瓦-20吉瓦的光伏发电,政策推动之下,分布式光伏业增长迅速,颜先生的业务就由之前的地面光伏电站为主转为分布式光伏为主。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办公室相关人士之前公开表示,鉴于已经显示出来的巨大潜力,未来我国光伏的发展方向重点放在了中部和东部的分布式光伏电站上。

    “7月1日执行新标杆电价之前,客户天天催货,今年上半年营业额就突破了8亿元,而去年一整年的营业额是9亿多元。”陈安东对于今年分布式光伏的增速感受深刻。

    不可否认,分布式光伏的疾行,离不开国家政策的推动,尤其是离不开补贴这个“拐杖”。上述受访的王姓项目经理算了一笔账,建筑面积50平方米的民房阳面屋顶,其装机容量是5千瓦,用户的投资约需4万元,一年发电7000千瓦时,并网电价是0.85元/千瓦时,用户年发电收入5950元,如果没有补贴,需要7年才能回本。“好在每千瓦时能拿到的补贴为0.42元,且根据政策,20年补贴期限不变,这种局面之下,用户才有积极性。”

    根据我国制定的2020年实现居民侧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的发展目标,2020年国内光伏发电每度成本须降至0.56元以下,较目前0.7元的成本须下降25%以上。

    如何下降?陈安东给出一条建议,“光伏组件等设备成本在技术提高的基础上,有比较大的施展空间,比如电池片的金刚线切技术,在这一技术带动下,组件成本有望会下降到一个较低的水平。”

热门评论
  • 暂无信息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皖ICP备15025290号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马鞍山南路660号绿地赢海国际大厦D座8楼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2020 合肥大伞新能源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中国数据